邯鄲新聞>>邯鄲科教文衞>>

寫生也瘋狂——韓玉臣師生太行山采風錄

2020-11-25 14:48:18 來源:河北新聞網
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

河北新聞網訊 從內蒙古額濟納旗寫生回來,韓玉臣仍感意猶未盡,僅隔半個多月,10月20日,他又馬不停蹄帶領學生就近到邯鄲西部太行山腹地涉縣,畫了18天農民形象。

太行山峯巒疊嶂、峽谷幽深,與額濟納旗相比,日照時間短得多。為了多出作品,韓玉臣早晨7點便開始工作,先畫1個小時風景,上午接着畫4個小時人物,午飯後休息半個小時繼續進行,一直到下午6點左右才收場,每天平均都要工作十幾個小時。有時為了節省時間,他們就在畫畫現場吃飯。

大自然是藝術家心靈的家園和創作的源泉。此次寫生全部是在室外,場景的選擇十分關鍵,它決定畫面是否生動真實。為此,韓玉臣除提前踩過點外,還要每天在村子內外、山坡上下尋找合適的場景。功夫不負有心人。這樣一來,梯田菜地、石板民居、山村小巷、老式碾子、彎曲山路等,便依次出現在他的畫面上。

在太行山畫室外人物寫生,背景與內蒙的一馬平川相比要複雜的多,在短短的幾個小時要把時空和色彩關係表現出來非常不易。“背景無論是巍峨山峯,還是村舍小巷,實際就是一幅大尺度的風景畫,加上人物表現,應該是兩張畫的工作量。這就需要高度概括,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完成。”韓玉臣一邊畫一邊跟學生反覆強調這個觀點。

太行山百姓純樸的形象激發起韓玉臣的創作激情。《大山之子》的背景是層層梯田和高聳的山峯,畫這幅畫時,韓玉臣一直處在亢奮的狀態中。他在很快審視了人物與複雜背景的色彩關係後,馬上用大色塊鋪人物的服飾和臉部的背光部分,然後是大排刷畫背景。130×85cm的畫幅只能站着畫,韓玉臣手中的畫筆快速的揮動,僅兩個多小時便畫完大調子。第二次再畫時,韓玉臣集中精力刻畫人物的臉部和衣紋變化。這幅作品,前後僅用了兩個上午便完成了。《耕種歸來》背景是山間小道,層次多,光影變化快,共畫了三個下午,而背景就佔用了一半時間。《驢友》表現的是山村幽深的街道和毛驢,《手納千層底》背景刻畫的是老式的民居,同樣費了很大功夫。

與這些複雜背景相比,《飽經風霜》,韓玉臣採取高度概括的方法,僅是寥寥幾筆統一的灰綠色調,便拉開了背景菜地的空間和層次。《山鄉雲姐》則採用了中國畫常見的樹枝勾勒和黃色的山花的點彩。如此一來,兩個人物在韓玉臣筆下有了太行人特有的氣質和風貌。

“韓老師就像打仗一樣,模特剛坐下他就開畫,將近2平方米的尺幅,常常一天就能搞定,其速度真是快的驚人。”學生這樣形容他們的老師。如一天上午本計劃繼續畫陽光下人物的細節,天空忽然烏雲密佈,韓玉臣馬上讓人找來新的模特,改畫陰雨下的光線。《山間小憩》《黃毛大叔》等四幅作品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分別用了一天的時間完成的。

涉縣位居大山深處,農民仍保留着傳統的勞作和生活方式,在設計畫面構圖時,韓玉臣努力把毛驢、鋤頭、鐵犁、枴杖、菜籃子、煙袋鍋等道具植入畫面,使之更加具有了豐富的生活氣息,同時也有了北方農民獨有的個性符號。

這次寫生,韓玉臣在人物的刻畫上較上次內蒙寫生又有了新的探索和變化,臉部筆觸明顯加大,以強調農民的滄桑;服飾暗部有意識地融入暖赭色調子以使之薄透;陰雨天臉部的顏色在統一中有了更為豐富的變化;手的表現細膩到位,讓其成為傳達立意的有機組成部分。

此次寫生韓玉臣完成了18幅作品,工作量之大可以想象。即便如此,他還利用畫畫間隙和晚飯前後的時間,對學生的作品進行點評指導。月亮初上,繁星滿天時,韓玉臣還與學生們一起散步,交流創作體會,暢談藝術人生,放聲高歌,其樂融融。

10月22日下午,韓玉臣美術館舉辦了此次太行寫生座談會,與會同行以及新聞媒體的朋友,目睹韓玉臣十幾幅作品無不發出“這麼短時間,完成這麼多高質量的作品,只有對藝術的瘋狂熱愛,才有如此力量”的感慨。


來源:河北新聞網
責任編輯:董源
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
  			河北新聞網  			官方微信  			
  			河北日報  			客户端  			

相關新聞

立即打開
網站首頁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